公公娶妻..

阅读次数:

 
“我不答应!”
莫念慈慌张地自椅子站起,惊愕地说道。
“你有选择的余地吗?”她大嫂吴明珠冷冷的说道。
“我不嫁,说什幺找也不嫁!”莫念慈坚持地说。“于员外都已经六十多岁了,而我……不,我绝不答应。”她绕着桌子踱步,一脸的坚决。
“你也快二十了,还不嫁人难道要你哥养你一辈子吗?”吴明珠敛眉怒目,看得莫念慈心惊胆战。
“我……我不会拖累大哥的。”莫念慈勉强反驳道。
“你还不知道你已经拖累我们了吗?”
“我没有。”莫念慈急忙辩道。
事实上,这个家除了大哥种田所得的微薄报酬,其余的开销都是她替人做针线活儿,以此来换取些微的温饱。只是大嫂这两年来又陆续生了两个娃儿,一个又一个的娃儿,已经把这个家给拖垮了,任她做再多,说不够一家的开销。没想到,现在大嫂居然把脑筋动到她身上,还说是她拖累了这个家?
“念慈,你都快二十了。”吴明珠软下了口气。“我们女孩子大都在及绊后就出嫁了,而你拖到现在还没嫁出去,再拖下去要嫁就难了。我也是为你好啊,难得有人来提亲,你就答应了吧。”
其实也不是没人来提亲,莫念慈在县内可是远近驰名的大美人,只是家世太差了些,家中贫穷到无立锥之地,连田都是向别人租来的,一些有钱人家是不可能娶她当正室的。当然,如果对方有钱,吴明珠也不介意让莫念慈当人家的续弦,只是让她满意的对象一直没出现,每次来提亲的都是和他们一样穷的年轻小伙子,真是气煞人也。
莫念慈的婚事,也就这样一年一年耽搁了下来。不过,这一次就不一样了,吴明珠对这于员外可满意极了。
这于员外名唤于太任,是去年才搬来县内的。一搬来就大手笔地买下了县内大半的土地,连他们现在耕种的土地都是于员外租给他们的。现在于员外看上了莫念慈,那不就表示他们家要开始走运了吗?
“大嫂,我可以一辈子不嫁。”莫念慈哀求着。“以后我也会更认真工作,绝不会拖累大家的。”
“你再怎幺工作,能赚得了五百两白银吗?”
“五百两?”莫念慈惊呼出声。即使她一辈子不眠不休地努力工作,也赚不了这幺多。“于员外答应给我们五百两聘金,而且连我们现在耕种的田地都送给我们。”吴明珠讲到这些,眼睛都发亮了。“这幺好的人,你嫁给他也不冤枉了。”
“大哥怎幺说?”莫念慈抱着一丝希望问道。
“他没有意见。”吴明珠不在意地挥挥手。“他当然也希望你能嫁个好丈夫。”她强调道。
有钱就是好丈夫吗?莫念慈悲哀地自问。如果爹娘还在就好了,他们不会容许这种事发生的。
几年前,她的父亲因病去世,撇下了他们孤儿寡母。原本学堂配置给夫子的房舍,也在父亲骤逝后收了回去,一家生活顿时陷入困境。
莫念慈凄然地回想,他们曾经是多幺快乐啊!虽然不顶富有,但生活总还过得去。父亲去世之后,母亲的身体也日渐孱弱,没多久也撒手西归,留下她和哥哥相依为命。
原本寄望大哥能苦读诗书,将来光耀门楣,但那显然是个奢望,大哥根本不是读书的料,连在学堂当个夫子也没办法,只得当个出卖劳力的农人。
不过,当真百无一用是书生,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哥耕起田来,也差了别人一截,以致他们的生活每下愈况。自此后,性情温和的大哥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有时竟暴戾得令人难以相信。
原本就温和柔顺的莫念慈,在这种情况下,很快便觉悟到,只有温顺和服从,才是自保之道。而大嫂她也变了,原本善良的小妇人,如今被生活给逼急了,敦厚的天性已然消失,现在竟算计起她的婚姻来了。
“大嫂,我不想嫁。”她再次鼓起勇气拒绝。
其实她从不曾拒绝过任何事,只要是大哥、大嫂提出的事,她都尽量做到,但如今事关她的终身,她可不能再沉默了。
不过一向柔顺惯了的莫念慈,细细柔柔的声音丝毫没有任何威力,而吴明珠也不将她的话放在眼里。
“这事可由不得你!”吴明珠挑明道:“我已经收了人家的聘金,再过三日,与员外就会派人来迎娶了。”
“什幺?”莫念慈如遭青天霹雳。“你现在才告诉我这件事,不是摆明了要逼我嫁吗?”
“你要这幺想也行。”吴明珠可不管。“不过这件亲事并不会委屈你,事实上,你还算是高攀人家呢!”
“我宁可不高攀。”莫念慈低语着,然后又抬头看着吴明珠。“如果我不答应呢?”
“不答应?!”吴明珠露出冷笑,莫念慈心中一颤。“那也成。反正你抢手得紧,除了于员外,还有人想要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