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通正典

阅读次数:

第一章英雄栽在美人
  “春风吹,春燕归,桃杏多娇媚;侬把舵,郎打桨,划破西湖水。
  春意浓,春心暖,无力柳叶垂;眼儿相望心相印,侬为郎陶醉。“
  歌声又轻又柔,划破寂静的西湖春晓,似乎绵花棒在掏耳屎般,令人听得神驰目直,整个的呆了!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就连早起要吃虫儿的鸟儿也痴了。
  西湖,环湖三十里,风景,名胜,古迹荟华一处,有山有水,不感单调,仁者和智者皆可以前来寻幽访胜。
  西湖,我国锦绣山河的代表,正宗的“上帝杰作”。
  如有雷同,全属仿冒,不值一顾。
  西湖春晓,薄雾笼罩,画舫罗列,泊于西岸,安宁之中,只闻那轻柔歌声在湖面回荡着。
  歌声突然一挫,倏闻一阵嗲死人的声音道:“嗯!不要嘛!公子,你不是说只是要听人家唱歌吗?”
  那声音又嗲又粘,令人听得直起“鸡母皮”,不由心痒想干活!
  倏听一阵清朗的声音道:“若把西湖比爱珠,浓妆淡抹总相宜,方才是淡抹,现在是浓妆。”
  说完,传出一阵哈哈朗笑声音。
  “嗯!公子,小声点嘛!吵了别人,挺不好意思的!”
  “好!好!小声!小声!”
  尽管再小声,仍然可以听先一阵悉索的脱衣声。
  令人听得全身一热,心猿意马。
  接着是一声清脆的“开春槟酒”声音。
  “嗯!轻点嘛!人家受不了哩!”
  “哈哈!那就由奶自己来吧!轻重缓急,由奶自择。”
  声音方歇半晌,停在湖心的那条画舫立即摇幌起来,湖上立即涟漪层层,划破了寂静的湖面。
  不久,摇幌越剧,异响越响。
  泊于两岸附近的画舫亦随着摇幌起来。
  早起的鸟儿随着吱吱喳喳叫起来了。
  不知是在抗读,抑是在喝采?
  总之,西湖春晓的寂静被这“青春进行曲”打破了,好似名美人自熟睡中骤醒,开始在伸懒腰。
  懒腰伸讫,开始曼舞起来了!
  画舫好似置身于惊涛骇浪,随时会有翻覆之厄,激情中的爱珠却悍不畏死的拚命扭动着。
  两岸的画舫摇幌更剧了。
  突听泊在右岸的一条画舫传出一声姑娘的尖叫:“刮飓风啦?”
  接着是一声男人粗鲁的叱声道:“妈的,风奶的头,没吃过猪肉,也看过猪走路,妈的!奶算是白混啦!”
  “这┅┅┅不然,那是什幺声音呢?”
  “妈的!奶自己听听看。”
  “拍!”一声脆响,接着是:“哎唷!卡轻哩啦!”
  “妈的!是不是这种声音呢?”
  “格格!是啦!史大爷,待会儿可要另外”“加价”“喔!”
  “妈的!加价?我没有向奶要”“学费”“奶竟敢向我要”“加价”“,真是庙寺晒肚兜,天下奇谭!”
  “格格!史大爷,人家加把劲,你就赏脸银子吧!”
  “好啦!好啦!妈的!奶干脆改姓史,名字要钱吧!”
  “格格!好呀!只要大爷你叫了人家,人家即使是姓”“屎”“,又有什幺关系呢?格格格┅┅┅┅”
  “妈的!三八查某,奶竟敢污辱大爷!”
  “拍!”一声,那名姑娘立即被赏“五百”。
  “哎唷!史大爷,失礼啦!人家下回不敢啦!”
  “妈的!滚开,把银子拿去!”
  “呜!呜┅┅史大爷,人家下回不敢啦!”
  “妈的!一大清早哭什幺哭?哭衰的呀!”
  “呜┅┅史大爷,人家不哭啦!不过,求求你别告诉黎大娘┅┅┅”
  “妈的!扯什幺扯?大爷这套绸衫岂是奶扯得起的!”
  此时,附近的画舫内之人皆已被惊醒,立即传出一阵怒骂声,这也难怪,有谁愿意在熟睡中被人吵醒呢?
  怒骂声中,每条画舫立即有人头望向湖心那条“风雨飘摇”,“风雨生信心”,仍然不停幌的画舫。
  “妈的!是那位不长眼的┅┅┅啊┅┅┅┅”
  一道白光,不错正是一道白光!
  只见从湖心那条画舫右蓬射出一道白光,奇准无比的射中相距五十馀丈远的那位仁兄的喉间。
  是非皆因强出头,祸从口出。
  谁叫他要大嘴巴。
  一把短匕飞行五十馀丈,正中喉心,这份腕力以及眼力,实在有够惊人,何况出招者还正在“办事”哩!
  四周立即安静下来了!
  不过,时隔不久,立即传出一阵纷纷议论声音。
  突听湖心那条画舫传出一阵清朗的吟声。
  “芳原绿野姿行事,春入遥山碧四围,兴逐乱红穿柳巷,困临流水坐苔矶;莫辞盏酒十分劝,恐风花一片飞;况是清明好天气,不妨游衍”“莫忘归”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