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情谷中.

阅读次数:

 

话说绝情谷中诸侠齐聚,当下便是一场大战,未料公孙止老谋深算,将情花精华淫粉早散布在谷中各处,此粉乃是情花至菁,中毒后理念全消,任你金刚菩萨,也惟有淫欲之念。
片刻,诸侠中功力浅的,如程瑛,陆无双,完颜萍,耶律燕,郭芙当下便丢了刀剑,在地下呻吟淫叫。
黄蓉也是欲火如烧,渐渐难以抵抗,小龙女软软附着杨过倒下,惟有一灯定力稍高,尚在强自运功相抗,却也缓缓瘫下,余下的如武家父子等人早以如醉如痴。
公孙止与谷中之人因服解药却毫无影响,只是公孙绿萼怕她通报消息,只余她未服,李莫愁躺在地下昏睡不醒,公孙止看着一屋的绝色美人,不由淫心大动。
再过得片刻,诸侠全都中毒,公孙止笑着走进厅中,当下吩咐弟子取了一张无顶大床,只余铺床之锦缎。
脱了自己衣衫后,将黄蓉,李莫愁,小龙女一一抱到床上。
他先解去李莫愁道袍,将她的下裙拉下,一挺肉棒,龟头便深深陷入李莫愁淫水四溢的处子阴穴,李莫愁大声吟叫,公孙止狠命抽插,将这号称「赤练仙子」的美女奸淫得浪语连。
健硕的身体压在李莫愁跪伏在地的娇躯背后,双手牢牢抓着她的肩膊,下体正不断地往李莫愁的屁股猛力撞去。
公孙止让李莫愁这般背对着自己,像禽兽般交合,而李莫愁的长裙则挂在她的腰背上,露出她跷得老高、皎如明月的丰臀,任由公孙止去摧残,那肌肤相撞、体液四溅的声响更比任何淫言荡语令人着迷。
一阵快意之后,热精直灌李莫愁阴穴。
公孙止吃了一粒药,让弟子将李莫愁抬下轮#奸,自己则撩起成熟美艳的黄蓉的裙摆,这是一条金黄色的缎面长裙,裙上还绣有百合,公孙止淫笑道:「黄帮主,你是想与我百年交合吧。」笑声中解开了黄蓉的束腰裙带,将赤裸着下身的黄蓉分开腿,便欲将肉棒插塞入美若天仙的黄蓉阴道。
他一手环抱黄蓉的一条腿、一手握住了她放在自己阴茎的双手,慢慢地把龟头引进了她的花瓣之内。
只见那小小的一道肉缝那有半点像能容下谷主的庞然大物,幸而黄蓉早已汁水淋漓,谷主自付准能顺利把阳具插入。
果然在一番探索之下,那不速之客终于找到了门户,而急色的公孙止也不怜香惜玉,挺腰一插,登时毁了黄蓉的贞操,可怜黄蓉在剧烈的破瓜之苦下,就此被人沾污了,只是空虚已久的阴道得以填补,渐入佳境的她也顾不得那幺多了。
公孙止毫不怜香惜玉的将肉棒整之插入黄蓉的花瓣,直抵子宫,不断抽插进行活塞运动。
黄蓉禁不住的浪叫:「好哥哥,好爽,好爽,再来,再来,不要停,我要疯了!啊!啊!」公孙止更是激动得难以自己,俯身抓着黄蓉的肩头,一面狂舔她早已坚挺的舍利子、一面猛把粗犷的鼓槌往那仙洞深处的肉鼓连连打去,有如战场之上的锣鼓手一般,鼓励着埋伏在阴囊里的千军万马上前冲锋一阵。
只听大厅如极乐世界一般,一娇一沉的浪叫声中夹着大床的震动声,满室春光,好一幅淫奸美妇、赤裸乱交的艳景。
黄蓉虽被公孙止干得眼前金星直冒,私处隐隐作痛,但生平从未有过此间的快乐,突然一股强烈而陌生的浪意从心底涌将上来,又是惊惧、又是狂喜,一时不知所惜,在危急之下自然而然地四肢紧抱他的身躯,嫣痴地娇喘道:「谷主……我……我怎幺了……啊!」纤腰跟着剧烈地扭动。
公孙止忽觉黄蓉紧窄火辣的阴道在自己的阳具上不住痉挛,知道这个中原第一美妇已进入高潮,只把他逗得疯了,狂呼:「黄帮主……你若替我……多生几个……孩……孩子……我天天……天天这样疼你!」猛力将阳具往前一送,遍体似只剩生殖器官还有知觉,精炮连发、一泄如泻,满身浓稠的淫液往黄蓉的子宫劲吐。
奸淫着李莫愁的三人,分别射出了精液,眼神空洞的李莫愁,缓缓的将精液吞食,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,下一批男人又接手,继续奸淫着李莫愁,揉捏她的乳房、丰臀、每一寸肌肤:「不要让这美丽婊子有喘息的机会,她把我们小师妹公孙绿萼搞得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干翻她!」好像要特别表演给七个人看的一样,在七人面前不断用各种姿势奸淫着李莫愁,男人们见着如此淫荡的节目,不小心又常偷看到耶律燕、完颜萍、郭芙青春洋溢的裸体,他们是男人而不是圣人,心情不禁渐渐浮动。
李莫愁赤裸裸的站在一群绝情谷弟子面前,缓缓蹲下她成熟美艳的娇躯,一名弟子马上将李莫愁修长的双腿抬起,架在自己的腰间,将火热地肉棒插入李莫愁的花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