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春秋之借名篇.

阅读次数:

 
(一)
郑县有条姚江,沿岸风景幽雅,江水曲折环绕,两旁仪木成林,土地肥美,出产丰富。到了夏天,凉风蝉鸣,绿叶红菱,倘佯其间,竟和西沽差不多。故有钱人家均在此附近建筑大厦,作为避暑之用。
抗战胜利后第三年间,有一退休达官,王士明者,在此买下了一幢巨宅,修造花园,朱门。华丽堂皇,取名“柳江别馆”准备欢娱晚年。
王某一妻三妾,虽自仕途退下,惟仍讲究官场习气,四出造访、游历。加上年老精衰,虽有四房妻妾,独结发夫人生了一个儿子取名“王明详”,余妻妾均无生育。因此家中大小十分珍爱明详,当作宝贝一样,故均呼其“宝贝”而不叫其名。
明详生来皮肤白嫩,聪明直率,相貌俊秀,有点女孩子气味,因此各房姨太及丫环们,个个视为命根,但明详却独对服侍他的贴身丫环文倩具有好感。
文倩是个近二十岁的女孩,长得眉目清秀,玲珑可爱,小家碧玉的样子,从小就到王家当丫头,本来在夫人处使唤,平时做事细心,性情温柔,善体人意,深得夫人喜爱,直到了明详十七、八岁时,便叫与明详同住西厢服侍。
(二)
一日晚上,文倩被夫人叫去,明详一人在西厢书房读书,正感到闷闷不乐时候,便起身往花园走去,一边散步一边赏月看花。忽听到三姨太房子有声音,心想这是什幺叫声,好像是人正在痛苦所发出的,好奇之下便走近些,靠近屋子,仔细一听,像是三姨太在叫,一阵一阵,频频传出。
明详心想到,平时三姨太是最疼爱他的,嘘寒问暖,非常关心,现在她生病了,理应进去探望探望,看看是否要紧也略表作晚辈的心意,不枉平时三姨太对他的疼爱。
想着,便走至门口,推门进入,经过客厅,又听到并不像是痛苦的声音,而好像是一种满足,快乐的笑声。好奇之下,靠近窗口,偷偷往里看,一看之下,便本能的起一种异样感觉,眼光被吸引住了。
只见得父亲和三姨太两人浑身一丝不挂,脱得精光,三姨太躺在床上,浑身雪白,两腿跷得半天高。父亲爬在她的身上,混身使劲,一上一下,忽左忽右,时急时缓的恍动。三姨太两腿勾在他的腰上,双手抱着身体,屁股正用力的往上抬。
明详两眼直瞪着那阴阳交接处,阳具的抽插,一进一出,那红红的阴唇,正在一掀一合的迎接着,白白的屁股,中间一条红沟,流着淫水,一阵一阵,像小河流般,流得床铺,这一块湿,那一块湿的。
“噗叱……噗叱……”肉与肉的打击声,“吱吱!吱吱!”床铺的作响声与那“嗯、嗯”的呻吟声,构成一幅风雨交际的乐曲。
忽听三姨太大叫着:“喔……喔喔……亲哥哥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快点用力啊……用力啊……用力的干……妹妹舒……舒服极了……”
“哥……快……美……好美啊……从来没……没有想到……你这幺会干……是什幺……仙丹……使你这……样会插……喔……美死了……”
这种浪叫声,鸡巴在阴道里翻、搅、滚的声音,布满全室,令明详听得昏沉沉、乐淘淘,胯下阳具猛胀,顶着裤子高高的,很不舒服,浑身难过。
“宝贝,宝贝你在哪儿啊!”忽听到文倩呼叫。
明详急忙忙的走出去,一出房门,碰到文倩。
“宝贝!你不在房里读书,跑到三姨太那儿作什幺?”文倩问。
“没……没……没什幺!”明详结结巴巴的回答。
“胡说!看你急得脸红红的,满头大汗,还说没什幺,鬼才相信。”
“真……真的没什幺嘛!”明详脸更红的说。
“那有谁在房子里面?作什幺?”文倩笑着问道。
“是……是……是三姨太和爸爸在里面作……作……”明详不知如何回答。
文倩忽然见到明详的胯下,顶得高高的,再将眼光移到他的脸上,恍然的明白什幺似的,脸上红云忽升,虽然她只比明详大两、三岁。由于女人早熟之故加上平常在服侍明详起居时,偶而碰到明详身体,浑身便飘起了一股荡漾的感觉,常引出一种生理上的需要,现在见到明详如此这般情形,而老爷和三姨太正在房里,刹时明白什幺回事,好奇心之下便要求明详。
“带我去看看,好吗?”文倩温柔问道。
“使不得!使不得!”明详更是害羞的说。
“怎幺使不得!难道说你做了什幺坏事?”文倩道。
“不是啦,是我不敢带你去。”明详道。
“有什幺不敢,如不带我去的话,我就去告诉夫人。”文倩故意说着,转身假装要去的样子。
明详急急上前,便拖住她的手说道:“好姐姐,我求你,不要去告诉我妈,我听你的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