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教把我干的爽死了(3)

阅读次数:


我趴在檯子上不停地晃!
他很色地说我的阴道很性感,很温暖。一边「噗嗤噗嗤」地大抽着。
我脑子里只剩下配合着他的动作,把屁股抬得更高了,把手伸到后面掐着他结实的大腿和臀部,大声叫他快点。
他用手拔拉捏弄着我的奶头,肆意用大鸡巴蹂躏我已经酸透了的阴户、阴道和子宫。
每隔三四分钟我便会感到一波高潮--好舒服!可我也确实吃不消!
可他还没有射的意思,仍在凌厉地进攻着。我害怕地发现他着实太厉害了,再这幺下去,不知道什幺时候是个头儿,我明天恐怕都要上不了课了!
我大声说我要给他口交,他才从我身上下来。!
他坐在沙发上,我跪在地上给他口交,舔他的大棒子--好大呀!嘴根本没可能含得下。
他用手摸着我的脸和脖颈,叫我舔他的两个鸡蛋一样大的卵子,我兴奋地顺着他的意思,张大嘴巴把睪丸含在嘴里来回吮着,他也哼了起来。
我故意嗍啦得滋滋响,他说他爱我,抓住我的头髮,叫我快一点,然后就射了。
我没防备,喝了一点,剩下的都洒在了胸前。
外教把我干的爽死了
他站起来把我抱到沙发上,我兴奋地伸手去攥他那涨得像个茶杯似的大粗鸡巴。
这一摸可不要紧,他的家伙又发起硬来,接着又猛地插了进去,二话不说又狠狠干开了。
他亢奋地一下比一下深地往里狠杵,捅得我觉得大鸡巴头子似乎都穿进子宫了。强烈的被撑裂一般的感觉使得我又快意又痛苦,死去活来……
突然他用那粗大异常的大鸡巴在里面猛搅--太舒服了,我再一次高潮了!!
又是让我快感强烈得几乎晕过去的一番鏖战,突然我感到阴道里涨得厉害,又是一大股热乎乎的精液注入那已装满了的子宫中,有些发烫似的。
他满意地笑着,叫我劈开腿坐在他的腿上,把双乳贴在他的脸上,他的手扣在我的腰上,把嘴埋在我的乳沟中狂热的吻着,把我的乳头含在嘴里,用牙齿咬住向后拉。
疼痛使我情慾升腾了,我用阴部坐着、压着、蹭着他的软鸡巴,渐渐的他又勃起了。
我把腰挺直,坐了下去,感觉那棒子刺破我的阴唇,一直顶在我的子宫口。
我佔据了主动,不停地扭动着腰,一次比一次深入,嘴里喊叫着。
他也动着不断把大鸡巴变换着方向,配合我的每次吞吐。
15分钟后,我的花心一鬆,阴精喷了出来浇在他的龟头上。
他大叫了一声,也射了,烫得我快晕了,幸好他及时抱住了我,我迷迷呼呼地被他抱上床。他坐在床边欣赏着我的身体,高潮过后的我无力地仰面躺着。
黄昏的光撒落在他的背上,他英俊的相貌更加激起我的爱意,我渐渐睡着了。
……从梦中被他弄醒,睁眼看外面天已经有点亮了。原来是他正用大龟头顶我的阴户。
我发出快意的呻吟。他更来劲了,又插进来。
我兴奋地耸动着,他抽插得一次快似一次,每次都顶到花心里。
我终于忍不住了,感到一阵的酸麻,一股热流,从花心里激射而出。
他丝毫没有射的意思,还在不停的抽插,每次出去的时候都向上挺,我的花心满满地鼓起,龟头摩擦着阴壁,颳得我一阵阵的酥麻。
他把舌尖伸进我的嘴里,挑逗着我的舌头,吮吸着。
我自己揉搓着双乳,享受着性爱带来的乐趣。
marco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,又加了许多花样,房间里传出哔吱!哔吱!的响声。
我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,只觉得他腰间一阵抽搐,我就觉得人像悬在半空中一样,一摆一摇的,心也被他顶了出来一样。一口气忍不住,心头一麻,花心一酥,全身都在发抖,人好像由空中往下跌下来一样。
忽然,充足的热乎乎的精液强有力地对着花心射了进来。
这种舒服的滋味比什幺都美,也是平生尝到最爽的滋味。
我们终于一起到达了高潮。
他的大驴鸡巴也终于软萎下来,可耷拉着仍有8寸长短(大约20公分)--真吓人!!!